月光晴朗05

电子剑士:

女神的苏兰本完售了,把书签的图放一放,还有一些古剑相关的小涂鸦也放一起www

【苏兰】平面国(短篇完结,R18)

生亦如远客:

一个超级扯淡的故事。一个直男被掰弯的故事。未成年人禁止观看。


【摘要】:| ❤ 口 → 中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平面国里,生活着一个叫【方】兰生的正方形,和一条叫【百里】屠苏的线段。当然啦,他们都是男孩子。在故事的开始,他们并不认识。


这个世界的大部分生命都是二维图形,比如三角形、正方形、五边形、六边形……当然还有最完美的圆形。另一些生命是一维的线段,他们被认为是劣等公民。


在被孤立、排挤的环境中长大(确切地说是长长),【百里】屠苏已经习惯了孤独。


其实也有一种传说,认为一维的生物比二维更为高级,他们与远古神明“质点”有更近的血缘关系。但这种观点遭到了当局的否认和封禁。


【百里】屠苏觉得做一条线段也挺好。他继承了“百里”家的优良基因,是一条特别长、特别直的成年线段,所以有很多曲线姑娘被他吸引。但他对曲线不感兴趣。


他就喜欢自己的笔直。


直到有一天,【百里】屠苏遇到了【方】兰生。


那天天气不错,【方】兰生去郊外的溪边玩耍,在河的下游撞到了独自晒着太阳的【百里】屠苏。你知道,一条线段在二维世界中,就像三维世界中,画在地上的斑马线在驾驶员眼中一样,存在感微弱,是难以观测的。所以【方】兰生直接撞在了他的身上。


【百里】屠苏从假寐中醒来,睨了一眼这个正方形,第一感觉就是他的周长短得可怜。于是他挪动了一点点位置,给正方形让出道路。然后继续闭眼晒太阳。


【方】兰生感到受了莫大的羞辱。


他气呼呼地从溪水的下游走到了上游,结果又一头撞在了【百里】屠苏身上。


“你……!”【方】兰生羞恼地质问,“你怎么老挡人道?有没有公德心?!”


【百里】屠苏淡淡开口:“自己生得短小,怎可怪别人?”


【方】兰生再次感到受了极大的羞辱,整个身体变成了红色(图1)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图1)




他想好好教训这条骄傲的线段一番,但看到对方的长度,顿时犹豫了——他看起来可以缠绕自己不止100圈。


于是在【百里】屠苏不屑地再次挪动身体给他让路的时候,【方】家的兰生小少爷还是怂怂地走掉了。


当天晚上他辗转反侧,觉得咽不下这口气,于是第二天又来到郊外的溪边。


果然,那根讨厌的线段还在那里,还是独自一条线,从下游延展到上游,享受着漫长的静止。


“他……看起来有点孤独。”【方】兰生想,“也许是因为太孤独了,脾气才不好的吧。”


这样想着,他心里的气忽然消了。


【方】兰生走到【百里】屠苏身边,用自己的直角碰了碰这条看起来很冷淡的线段。


“你来干甚。”线段说。


“来找你玩。我们做好朋友吧。我叫方兰生,你呢?”


【百里】屠苏有些诧异。一直以来,极少有谁会主动接近他。就算是那些倾慕他黑长直外表的曲线姑娘,在见识了他的性格后,也都知难而退了。


可是这个浅蓝色的小方块,却在小心翼翼地用自己的一边贴近他。


“百里屠苏。”他说出了自己的名字。


【方】兰生发出了淡淡的青蓝色光芒,这是他高兴的表现。


从那天起,他经常去溪边,和新朋友一起交谈,看风景。相处多了,他发现,【百里】屠苏虽然看上去是一条极其乏味的直线段,但他的内心其实很充实、很广阔。他了解许多偏门的知识,发生在远方的故事,甚至会讲述某些神秘而引人入胜的事物,比如在平面世界之外的,更高维度的世界。


“就像我只能通过你的边界和四角感受你一样,平面世界的生物若要了解更高维度的存在,只能通过它们在平面上的投影。而且即便这样,低维的生命可能也永远无法想象它们的全貌。”【百里】屠苏说。


【方】兰生听得入了迷,但又有些难过:“原来你……感受不到完整的我吗?”


【百里】屠苏沉默了一会儿。他说:“是这样的。我从老师那里学习过用数学语言描述的正方形,但我不能真正地理解它,或者说,你。”


【方】兰生觉得事情不应该是这样。总有一种方式能让【百里】屠苏理解真正的他。


他想了一会儿,忽然说:“屠苏,你刚才说,低维生命要感知更高维度的物体,是通过它们的投影?”


“对。”


“那如果,一个三维物体穿过二维平面呢?”


“会留下形状变换的投影。”


“那么通过变换的投影,我们是不是能更好地想象它的模样?”


“……也许。”【百里】屠苏想到了什么,身体微微发热。


【方】兰生深吸一口气:“那么……如果二维的我……穿过一维的你呢?”


【百里】屠苏曾经听一位睿智的长辈讲述过几何体的结合。当两个几何体真心相爱的时候,他们的边界对彼此来说将不再封闭,而是可以穿透的。那样的结合很疼,也很快乐。他当时没什么感觉,现在却有些冲动。但他不想伤害他。


感觉到了对方的迟疑,蓝色的小方块闷闷地说:“对不起,我没想过你愿不愿意……你忘了吧,当我没说。我……我回去了。”


“我愿意。”【百里】屠苏急迫地阻止。他移动身体,紧贴着【方】兰生的一条边,轻轻摩擦。他们的温度在升高。


“给我。”【百里】屠苏说,“让我认识完整的你。”


【方】兰生颤抖着,怯生生地脱去了边框(图2)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图2)




他脑海中浮现出一些场景——小时候他在二姐夫那里看到过一些奇异的动态画片,是一些方块构成的几何体不断堆叠到一起,看得他面红耳热的,后来才知道那是少儿不宜的东西,叫什么“俄罗斯方块”。此刻他的感觉就像当初看到那些画片一样,既羞赧又躁动不已。


可是二姐说过:“兰生,真正的爱情不是这样的。他们只是在演戏,并没有真情实感。你看,这些几何体之间的界限并没有消融啊。”


此刻,【方】兰生感到身体正在融化,他的边界正在消失。


【百里】屠苏小心翼翼地触碰了他的一角,感到轻微的陷落。他的身体几乎不可察地震颤起来,犹如鸣弦一般。他感到自己的两端正在飞速地延伸。


“啊!”【方】兰生羞臊地喊出了声,“别再长啦,你都要变成千里屠苏了!”


“我……可以进来吗?”【百里】屠苏问,他仍在努力按捺自己。【方】兰生没有回答,只是将他认为自己最好看的那条边凑近了【百里】屠苏的端点。得到了默许,【百里】屠苏用自己的一端侵入他柔软的边界。


原来这就是“爱”吗?【方】兰生感到身体的撕裂,但同时又感到某种融合与完满。他的意识有些模糊,随着【百里】屠苏扫过他面积的动作浮浮沉沉(图3)。


(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,图3已和谐)


【百里】屠苏不停变换角度,像一根颤动的弦扫过方兰生的身体。他第一次真实地感受到了,从前只从教师口中听说过的,用数学语言描述的“正方形”。通过感触与想象,他在意识中构建起【方】兰生的形象,尽管这可能仍和【方】兰生在同类眼中的形象相去甚远,但对此时此刻的【百里】屠苏来说,又有什么比感觉更为真实的呢?


【百里】屠苏小心地、不舍地抽离了【方】兰生的身体,他深呼吸片刻,恢复了平时的长度。他们调整了相对位置,静静地依偎在一起。


漫长而甜美的静止以后,【方】兰生轻轻叹息。


“怎么?”【百里】屠苏问,“是不是……不舒服?”


【方】兰生又泛起淡淡的红,“不,我只是在想,怎样才能拥抱你。”


他想,【百里】屠苏那么长,又那么直,自己可能永远无法完整地与他的每一寸紧紧相贴。自己的周长那么短,他们是不是……一点都不相配?


胡思乱想之际,他发现自己的身体被轻柔地包围起来。


【百里】屠苏正一圈一圈地将【方】兰生的身体严丝合缝地缠绕起来。在他将身体折出第42个直角的时候,【方】兰生才回过神来。


“你能弯?还能折叠?!”。


“是的,这是我的种族天赋,我娘也可以做到。听族里的长辈说,我们这一族的祖先,在远古时代代都是祭司。”


【方】兰生惊诧得说不出话来,心想,也许一维生命中隐居着神裔的传闻是真实的。


“不仅如此,你喜欢雪花吗?”【百里】屠苏问。(二维世界也有雪,既然前面提到过溪流和太阳。)


“当然!它们的形状那么巧妙,那么美。”


【百里】屠苏仍然笔直的那一段身体渐渐发生了变化(图4)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图4,图片来自网络)




“不仅如此。我可以让你也完整地拥抱我。”


【方】兰生不相信:“怎么可能?你这么长!”


“听说过分形几何吗?”【百里】屠苏话音刚落,就做出另外一种变化(图5)。这样做了以后,他的身体就蜷曲了起来,占据了有限的一块正方形面积,正好与【方】兰生的近似。这是【百里】屠苏有记忆以来,第一次不再执着于自己笔直的属性,心甘情愿地将身体扭曲成各种不可思议的形状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图5,图片来自网络)




“哈哈哈……”一丝不挂的【方】兰生乐了,“屠苏,你可以把自己编成一条辫子吗?”


【百里】屠苏敲打他一下。


 


后来。 


【百里】屠苏和【方】兰生在一起了。他们结伴游历了平面国的许多地方。【方】兰生不断记录他们的所见所闻,又一天,一位出版商看中了他的稿子,帮他出版了游记和随笔。【方】兰生成了平面国最知名的作家,他和【百里】屠苏的故事传遍了整个国度。


再后来。


终于有一天,平面国的最高法院修改了宪法,承认一维生命与二维生命享受着平等的公民权利,一维生命与二维生命之间的婚姻禁令也被解除。


再再后来。


不断有好奇的学者去寻访改变了平面国的两个人的踪迹。但是他们已经从同胞们的视线中消失很久了。


有人说,他们隐居世外,直到老去、死亡。


也有人说,他们去了另外一个更高维度的空间,亲眼见到了这个世界的生灵永远无法想象的存在。


这就是故事的结尾。至于哪一种传闻是真实的,其实讲故事的人也并不清楚。


 


(完)

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<参考文献>


Edwin A. Abbott《平面国》


纪录片:Dimensions: a walk through mathematics